诚丽衍生[曲和X祖贝莱]

祖贝莱没想到不过时隔两个月,自己这么快又再一次坐在了音乐学院的演奏厅,更没想到曲和居然不是什么博士生而是一个教授!

喂,我误会你是学生的时候为毛不纠正我啊!祖贝莱只敢暗自腹诽。祖贝莱偷偷瞟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一脸严肃的曲和……呃……教授……

“怎么样?这群孩子的大提琴曲?”曲和微笑着问。两人漫步在音乐学院的林荫道上。

祖贝莱晃晃脑袋,仔细回想刚才听的音乐,说:“倒数第三个女生?她很亮眼,各方面都是。”

曲和放慢脚步,侧头看祖贝莱。

祖贝莱感觉到曲和的视线,停下脚步回望,问:“怎么了?我说的不对?”

曲和点点头,笑道:“你说的对,也不对。那个孩子技巧方面可以说是垫底的。你别急,让我说完,但是她的情感确实是最投入的没错。”

祖贝莱点点头,又问:“你今天特地叫我来就是看你的学生演奏?”

曲和带着祖贝莱往咖啡店走,南方的冬天太短暂,这时已是艳阳高照了。曲和边走边说:“找你出来一方面是请你欣赏音乐,另一方面……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祖贝莱有些戒备。

曲和靠向椅背拉开和祖贝莱的距离,这祖小爷的猫儿眼真大啊,眼瞳圆滚滚的真可爱。

###

祖贝莱缩在沙发里看着曲和向后靠,平时看起来温和无害的脸深陷在阴影中。青年看起来完全变了个样。

祖贝莱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一切只是一种感觉,若有似无的视线……好像有人一直尾随着,可是又抓不到人,长时间的戒备消耗了太多的精力……祖贝莱有些头疼。

“不知道……应该……”祖贝莱停下来,自己都还没和父亲师兄们说过的事,就这么说出来,可以么?

曲和看出祖贝莱的犹豫,轻声说:“其实是你大师兄拜托我问的,祖老爷,十分担心你。”

祖贝莱听到这里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父亲?

在祖贝莱的印象中父亲在自己年幼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因为一年365天之中,父亲也许就出现这么一两个星期。就连这短短的一两个星期,父亲的时间也不是属于家里的。后来妈妈在繁忙的工作琐碎的家务中一点点的消瘦下去。直到妈妈在眼前晕倒在地,被送入医院,祖贝莱才知道一个人肩负两家老人一个孩子的妈妈已经是癌症末期了,无药可救了。这时,父亲第一次长时间的留在家中,可是。祖贝莱觉得自己好像不在需要父亲了,只求妈妈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最终,妈妈的丧事也没能留住父亲多久,祖贝莱成了其他孩子口中没有爸妈的孩子了。原本活泼可爱的祖贝莱,内心慢慢变得越来越坚硬,任何事都要做的最好,不服输,不示弱,不哭泣……直到遇到和自己有着类似经历的单单单。

###

和祖氏父女相处了一段日子,曲和是有些了解的。

祖老爷早早当了兵,一年到头的假期也就那么多,对家庭就算有满腔的热忱也是无计可施,等祖老爷能做些什么的时候,内心深深敬慕的妻子已经撒手人寰了。无法面对妻子的逝世和女儿控诉的眼神,祖老爷躲回了军营。祖老爷在战友的开解下醒悟过来要好好照顾女儿时,原本记忆中娇俏可爱的女儿已经成了小区闻名的拼命三郎祖小爷了。

最终,祖氏父女成了一对别别扭扭的父女。相互之间的关心也顺理成章的变得迂回曲折。所以,才有今天这一遭。

###

曲和十指指尖相触,在阴影中等待祖贝莱,等待她说出心中的烦忧,在南方的明艳阳光下。

###

评论

热度(2)